• 你是江南。我的江南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 我提笔的时分,驿桥边的梅子未熟,夜行船还泊在芦花深处的烟雨中。我心念里有数次萦绕的笛音,徘徊在潇潇暮雨,一些音符穿透暗红格纸窗棂,抖落我慢捻细研的玉砚,于是,我下笔的笺纸上,晕开了湿漉漉的愁绪,人未走亦相思瘦,瘦成唐宋行草率性的桠枝,铺落在江南四月雾气轻拢的暮烟里,相伴兰烬。

    ?

    ??? 隔着窗子,临摩一阙乌衣渡口觉醒在岸边的欸乃声声,造作别的序文。江柳摇春。天目湖初染的青翠如情人和顺的瞳子,拉扯出檐角下一帘帘滴答的雨水,可是送别的泪千行?

    ??? 莫如在断桥,摘一枝柳丝的幽幽缱绻,装入我蓝布碎花儿的累赘,挂在肩上,“纵使返来花满树,”管他新枝或旧枝;将一抹夕曛里安好的黛岫妆成我细长的眉梢,日日描绘,纵使天边羁旅,亦于心中氤氲成画。

    ?

    ??? 白居易《忆江南》曰:“山寺月中寻桂子。”《南部旧书》里说:“杭州灵隐寺多桂。寺僧曰:此月中种也。至今中秋望夜,往往子坠,寺僧亦尝拾得。”白公在郡六百日,入山二十回,宿因月桂落。只是不知,骚人昔时留连桂丛,可曾拾得了一枚月中落下的桂子?

    ?

    ??? 江南的月色应记得,那条通往灵隐寺的山路上,一名身着新月白旗袍的男子孑然而行。青石板暗绿的苍苔亲吻她清脆的足音。伫立寺外,尘凡与佛如斯近,一转身的距离。我,自知尘凡罪孽深重,并没有宿缘,只能庭外观花,遐想昔时骚人踌躇于桂花影里的思路。可能我更留恋,是横亘的深山里这一处喧扰,是这小隐于世的遗世独立的气味。恰如白翁想寻求的,正是那月影婆娑下桂香盈怀的静寂,是一份情愫。

    ?

    ??? 八月未央。满陇桂雨的路上总有我悠闲的步履。这一路一路的桂子,是我心中最暖和的香气,是柳永词里的难过,是爱人吐着芳香的话语。落桂如雨,飘湿了心底暂停的旧愁。倘若,我是一枚你土壤下的桂子,能否能够永世扎根,停留在今生今世依恋的婉约里。这一季开过,下一季复来?

    ?

    ??? 那些关于江南的新词旧赋,已被人和着各自的情思吟诵过千遍万遍。而我,只想独坐柳七的十里荷花,听风帘翠幕里炊烟升起如梵唱,想在那一角青瓦屋檐下,种满园桃花,与唐寅隔墙而居。夜读诗书昼行吟,坐邀琴弦入风尘。如果能够,我愿为那被众人枉作风流才子的唐寅,送上裹腹的素食,我愿用我双手的勤奋,换取他幅幅心血浇铸出的画卷。

    ?

    ??? 身在江南心似月,无际寥寂赋婉约。

    ??? 只恐我是你的过客,你是我的梦。我如斯行色匆匆却又足履踉跄,惟恐一缕你的气味错过了我呼吸的痛苦悲伤。

    ??? 危坐木桌木凳的小茶社,和老人们悄然默默地听一曲评弹。琵琶声声和着老茶叶浓郁的香气萦绕着一张张安祥沉醉、皱纹班驳的面庞。倘若时间就如许老去,我愿在心里设一座高坛,供奉这些行将被岁月掩埋的艺术主流,和这些定格在旧时间里的衰老容颜。

    ?

    ??? 生命历程是一次又一次的流放。不论我走了多远,江南依旧是我想要永世停留的原乡。巷口深处倚闾而立的身影,是母亲殷殷的守望。

    ??? 碧桃花凋零的园子里,“药炉汤鼎煮孤灯”。

    ??? 最初一次,悄然默默在案前调墨铺宣。喜爱用狼毫,喜爱那披发清香的桃红印花笺,喜爱就如许书上一阙阙残章断句,一边听着汀洲雁去扑翅的声响。

    ???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等梅子熟透,我远行的萍踪已踏入异旅。韦庄说:未老莫回籍,回籍须断肠。

    ??? 纵是青丝皑皑,终须回籍。只因啊,你是江南,我的江南。

    上一篇:《保卫延安》读后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