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鲁西埃新赛季牵手绿城 盼未来能执教国足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文章从文艺美学的角度对主持人的语言风格进行了分析评论。主持人;语言风格;美学作为主持人,语言美是有多种元素组成的,语气、语速、语调、语色等等,语言美还包括知识的内容,一位主持人不一定是最美的,但一定要有丰富的学养,比如我们所熟知的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杨澜、王小丫等。他们都是以最佳的主持和博学而赢得观众的喜爱。而文化积累也就是知识储备必不可少。纵观当下的中国电视界,在将近三万人的主持人队伍中,有许多在坚持着先进文化的精神理念。他们不仅在镜头之内,在镜头之外也注重自身的文化导向及影响力。只有坚守职业操守,用语言塑造经典,才能用心灵与受众沟通,传播有灵魂的声音,引起受众情感意识上的共鸣。作为主持人这个备受关注的群体,应该让主持人的内在气质与外在形象深度融合,体现出应有的美学品质,展现出应有的文化影响力,才足以构筑主持人魅力的真正内核。从专业角度来看,主持工作是“主持人运用有声语言和副语言,通过电视等传播媒介所进行的传播信息的创造性活动。”主持人与节目本身应该是自成一体的,要出头露面,驾驭节目的进程。主持人是一档节目的咽喉,在节目中处于核心地位。主持人要代表国家通用语言的形象,要塑造有声语言的典范,要声情并茂、悦耳动听,又要神形兼备、赏心悦目。作为万众瞩目的主持人,要有气质,一种内外兼修的气质。在当下节目模式化的时代,作为节目生产线最后一个负责人的主持人,需要我们在传播过程中,找准自己应有的角色。主持人是党和政府的喉舌,在实际工作中应该上挂政策下联民情,既要传达党的政策舆论又要反映人民群众的愿望诉求。本着这样的定位,才能充当好把关人,对信息进行筛选和过滤,传播政府满意群众喜爱的节目。当然,我们身上所肩负的不仅仅是一次次完美地完成传播任务,虽然这是最基本的。但是,我们更应该有一种文化传承的使命,用有声语言传达出高品位的文化内涵,赋予其美学品质,引领时代文化的发展方向,制造出高规格的精品节目,彰显民族气质,弘扬民族精神。主持是有声语言的再创造,是播音员把自己对事件的亲身体验通过话筒传达给受众的过程。它应该是建立在深刻理解基础上的,应该是以情景再现为内在心理依据的,应该是有感而发的,而不能仅仅停留在文字和声音一对一的转化上。而情感共鸣又是节目本身能够打动人心的根本所在,主持的表达讲究“气随情动、声随情走”,情感因素在主持作品中的重要性是第一位的。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宁可声欠也不能情欠,这是人际传播的需要。大众传播是人际传播的精华提炼,所以,这也是大众传播的应有之义。从这一点上来说,主持人应该有一颗感受之心,关注身边事,培养一种人文情怀。但是,解决了内部感受的问题并不能说就具备了传播精品文化的能力,他只是有声语言表达的初始阶段。提高口语表达能力,实现内部语言的外化是一种积蓄情感,积极待发的状态,播音创作的最终落脚点还是“及于受众”的过程。主持人在有声语言的表达过程中,往往被稿件所累,出现形式化的固定腔调抑或说话显得过于呆板,缺乏活力和表现欲,给人做作和矫情的厌恶感。作为一个以说话为职业的人,主持人好像在带着镣铐在跳舞,反而变得不会说话了。这就需要提高主持人的口语表达能力,实现内部语言的外化。就是要把稿件的文字语言转化为播音员主持人心里要说的话,彻底地吃透稿件,换成自己的话表述出来。实现内部语言的外化,是播音员对稿件的再创造过程,要求在语言功力的锤炼和内心感受的积聚两方面下功夫。内心感受的积聚是理解稿件、设身处地、情景再现这一系列准备的集中爆发,而语言功力的锤炼是保证有声语言将这种深刻的感受传达出去有效手段,“最终达到恰切的思想感情和尽可能完美的语言技巧的统一,达到题材风格与声音形式的统一”。这样才会产生语言的美感,具有引人入胜的语言魅力。音声性、艺术性是播音主持工作的重要属性。而目前的状况是,一些节目主持人只是按部就班地将要传播的内容程式化的传播出去,对于传播内容,没有在心里走过场,节目中不乏假话、空话、套话。随着商业化浪潮越演越烈,节目的模式化、批量化生产的现象也越加严重,主持人对于传播内容很难做到眼到、心到、口到。电视所营造的公众话语方式令现代人的感官失灵,人们对周围事物的观察力和感受力开始变得不敏感,甚至于麻木了。在崇拜收视率的竞争环境下。有时为了追求眼前的经济利益,就出现了一些主持人在节目中“信口开河”、“随心所欲”等现象,失去了语言艺术应有的无功利心。而主持人的美学品质,不只是锻炼出基本的语言功底,更是要在如此商业化浪潮冲击下的今天找准主持人的自我定位,怀揣着一颗人文之心、艺术之心来面对这一职业。外修,更要内修,要培养内外兼修的气质,不但要有扎实的语言功底,更要有高尚的人品,才能被受众所尊重。在主持学科里,在主持人业务方面培训的理论建构比较完整,但基本上只是停留在业务层面的探讨。对“人”的关注,对主持人美学品质的关注,对“内修”气质方面的关注是带有局限性的。似乎主持人只是电视传播中的一个工具。不错,就功能而言,主持人确实首先是电视传播中的一个工具。但是,主持人不应该仅仅是一个传播工具。在电视传播越来越发达的今天,主持人已经越来越成为电视传播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关键因素,主持人传播已经内化为电视传播的一种形态了。从传媒文化的文艺美学研究思路来说,广播电视作为传媒工具首先是一种传播工具,是传播信息、交流信息的载体。但广播电视又不仅仅是一种传播工具,它在传播信息的同时,本身在通过自己特有的视角在创造信息,用文艺美学的观点来说,是扩大的“人文之眼”。因此,主持应该是有自身“视角”选择性的活动,它是一种创造性的艺术活动。既然是创造性的艺术活动,就需要有人文情怀和美学精神。作为主持人来说,在进行创造性的艺术活动也就是在主持节目时,就不能带有功利之心,以媚俗化的姿态,仅把自己当成是工具在机械地传递信息。现今,在传媒技术飞速发展的机械复制时代,越来越缺少带有“灵韵”的艺术作品。传媒文化有三个层面:传媒技术、传媒艺术、传媒艺术美学。一方面,传媒技术是传媒文化得以进步的动力;另一方面,如果传媒活动完全依赖传媒技术,那么传媒活动将失去其创造丰富“视角”的艺术性,成为邪恶的“技术之眼”;传媒艺术美学是平衡传媒技术与传媒艺术之间的一个关键要素,传媒艺术美学将以其坚定地人文内涵守护传媒艺术“人文之眼”的立场。由此,我们肯定,对主持工作的研究也应该从美学视角加以考察,对大众传播的审美层面应该认真关注,尤其是大众传播中最显著的符号―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美学品质。我们应该从主持人的美学品质与受众的审美层面、期待视野等方面进行细致地探讨。从某种意义上说,电视传播期望利用主持人来实现的人性化、对象化交流,恰恰是因为拨动了观众的审美之弦才得以最后实现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出现,本质上体现了电视媒体在传播方式上的一次美学努力。我想,这种美学努力正是主持人的内在与外在的美学品质对受众的影响,与受众形成的互动,对美学的追求弥漫在主持人与受众之间。再从受众的审美体验和期待视野来看,审美体验是审美主体从无数次审美活动中获得各种审美感受和内心印象的总汇。审美体验得以发生的关键在于如何祛除个体的现实功利心,呈现其超现实的非功利精神境界,即祛除“私心”,坦诚“公心”,使个体与客观世界直面相对―物我合一的审美体验由此冉冉而生。电视节目主持人是所有传播媒介与艺术样式中最独特的一个角色,又是架设在电视节目与电视观众中间最有力的一座桥梁,更是构成电视美的一个重要部分。所以,惟有那些具有文化气质与文化思想以及文化抱负,兼具内在人品和外在修养的主持人,才可能在电视媒介的平台上,体现出应有的美学品质,展现应有的文化影响力,承担起主持人应有的使命。

    上一篇:企业社会责任、组织信任对组织绩效的影响

    下一篇:湖南档案馆现1933年清华入学考卷